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医保新闻
口腔种植成“摇钱树”,价格治理有哪些难点?
发布日期:2022-08-30 09:51 浏览次数: 来源:法治日报 字号:[ ]

近日,就开展口腔种植医疗服务收费和耗材价格专项治理,国家医疗保障局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拟规范口腔种植医疗服务和耗材收费方式、精心组织开展种植牙耗材集中采购、实施口腔种植收费综合治理。

接受《法治日报》记者采访的部分专家认为,基于公共利益的视角,种植牙是我国“看病贵”的重灾区。而开展种植牙专项价格治理的难点之一,是种植牙耗材、口腔种植医疗服务“医耗不分”,存在价格虚高水分。

医耗不分价格虚高  治理乱象存在难点

根据通常理解,种植牙指的是一种缺失牙修复方式,其费用取决于耗材价格和医疗服务收费。

8月18日,国家医疗保障局公布《关于开展口腔种植医疗服务收费和耗材价格专项治理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今年5月,国家卫健委等9部委联合印发《2022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工作要点》要求,规范牙科医疗服务和耗材收费,对于开展种植牙服务,但不参加种植牙耗材省际联盟采购的医疗机构开展重点督察。

北京中医药大学法律系教授、国家中医药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邓勇认为,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人口老龄化程度的加深,口腔健康受到更多关注,但口腔种植领域长期存在收费不规范、费用负担重等问题,并且已经成为一大民生痛点。为此,各方强烈呼吁对口腔种植领域进行秩序整顿、降价减负。

在专家梁嘉琳看来,牙科治疗几乎与所有城乡居民息息相关。基于公共利益的视角,种植牙是我国“看病贵”的重灾区。此外,医疗行业虽然充分竞争,但口腔种植领域供需双方存在高度的信息不对称、诊疗权不对称、话语权不对称,供给方并不必然存在自主降价的动机,患者健康权得不到充分保障。因此,国家医保局组织口腔种植领域专项治理必要且及时。

根据《征求意见稿》,国家医保局拟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规范口腔种植医疗服务和耗材收费方式,有序推进口腔种植医疗服务“技耗分离”。

这意味着,未来的口腔种植医疗服务,耗材有耗材的价格,医疗服务有医疗服务的收费标准。

对此,梁嘉琳解释说,目前开展种植牙专项价格治理的主要难点在于,种植牙耗材、口腔种植医疗服务往往“医耗不分”且都存在价格虚高水分。为此,国家医保局目前正在开展全国性的价格调查,确保行业数据完整、真实、及时。

“针对所有主流类别的口腔种植医疗服务、种植体系统、牙冠产品,同时监管耗材产品、医疗服务,才能防止‘按下葫芦浮起瓢’——将耗材的虚高定价转嫁到医疗服务上。”梁嘉琳说。

加大价格监管力度  提升医疗透明指数

医疗服务收费过高,是种植牙贵的痛点之一。

对此,《征求意见稿》提出,强化口腔种植等医疗服务价格调控。各地医疗保障部门要以单颗常规种植为重点,明确全流程价格的调控目标。

在邓勇看来,《征求意见稿》给出了具体明确的要求。对于公立医疗机构,种植体植入费、牙冠置入费、植骨手术费等口腔种植项目实行政府指导价管理的地区,医疗保障部门在规范价格项目的同时,重新制定公布政府指导价。对于民营医疗机构,口腔种植牙等服务价格实行市场调节,定价应遵循公平合法、诚实信用和质价相符的原则,并主动在明显区域公示价格水平,并保障公示信息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民营医疗机构应严格规范价格,不得以虚假的补贴或低价宣传等价格手段,诱骗欺诈患者。

邓勇认为,种植牙手术的技术性极强,因此在口腔种植医疗服务费用中,牙医的费用较高。因此,强化口腔种植等医疗服务价格调控,会降低不合理的牙科医生收费情况,但同时要突出体现牙医在整个种植牙服务中的技术劳务价值。

据梁嘉琳观察,医疗服务不同于一般性服务业,存在供方(医院、医生)主导特征,在信息不对称的前提下,在逐利动机驱使下,无论是公立还是民营医院,供方都可能实施诱导消费、不当医疗行为。

梁嘉琳认为,解决问题的出路在于,针对种植牙的收费价格治理要尊重市场规律。一方面,限制主管部门对医疗机构的微观价格干预,比如面向公立医院编制医疗服务价格指数,设置调价触发条件、价格调整系数,面向民营医院营造公平、可预期的政策环境;另一方面,提升医疗透明度,将医疗机构的成本、价格、疗效信息等公之于众,接受广大民众特别是就医患者的监督,清除医疗机构实施诱导医疗、不当医疗的“土壤”。

“当口腔医疗机构可以凭借优质平价服务获利时,就没有动力从患者身上收取过高费用了。”梁嘉琳说。

集中采购挤出水分  加强价格异常警示

针对耗材价格,《征求意见稿》提出,精心组织开展种植牙耗材集中采购,组建种植牙耗材省际采购联盟等。

那么,将来实施种植牙耗材集中采购能让种植牙价格“大跳水”吗?

在邓勇看来,种植牙耗材集中采购会将种植牙耗材中虚高的价格水分挤出来。例如,浙江省宁波市将耗材价格限定在国产1000元、进口1500元,医疗机构(二级及以下)的医疗服务费用定为2000元,降价幅度达到60%;安徽省蚌埠市经集中议价谈判,种植牙材料(含牙冠、植体一套)费用平均降幅84.17%,最高降幅达89.5%,其中价格最低的种植牙只需950元。

邓勇认为,从整体上看,耗材只占种植牙收费的三分之一左右,医疗服务费用等占三分之二左右。因此,种植牙耗材集中采购会降低种植牙价格,但是价格“大跳水”不太可能。

据梁嘉琳观察,种植牙体集采透露出全新的政策信号。口腔医疗是我国民营医疗的主赛道,长期具有强刚需、弱监管、高利润的产业特点。种植牙体是口腔科常用的高值耗材。民营医疗机构首次被纳入种植牙体的统一规则集采范围,有助于形成监管闭环,让公立、民营医疗机构面临平等的监管环境。

“此外,国家医保局在医保外品种、民营医疗领域开展集采,相当于封死耗材制造商、牙科医疗机构的暴利空间。这意味着监管层正在达成共识,决不允许公立、民营医疗机构将牙科作为大赚百姓钱财的‘摇钱树’。”梁嘉琳说。

种植牙集采并非没有难题。

邓勇认为,种植牙属于医保目录外集采,调动医疗机构参与种植牙耗材集采的积极性是一大难题。因此,推动医疗机构积极参与集采,需要向其分析集采带来的节约成本等优点,同时以“对拒不报量或报量率不足的公立医疗机构实行差异化价格政策”等立足公立医院实情的政策,提高公立医院参与集采的积极性,发挥其带头示范作用,带动民营机构积极参与。

国家医保局开展专项治理也不能是一时之举。

邓勇建议,应该实现口腔种植医疗服务收费和耗材价格治理的常态化,这就需要在未来推行口腔种植收费综合治理,建立长效治理机制。

对此,《征求意见稿》提出,各地医疗保障部门要以地市为单位,建立口腔种植的价格异常警示制度,将价格投诉举报较多、定价明显高于当地平均水平、拒绝或消极参与种植牙集采的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列入价格异常警示名单。